祝她幸福、平安、快乐

阅读 1630 夜光 生活故事

7 分钟 · 1654个字

那天朋友提起她到金马仑高原工作,未料到几个月后自己因为工作,首次登上这一片高原。约好她共进晚餐,临时却收到通知,她那个星期都得加班,没有机会见面。而自己也和同事们吃了一顿火锅,为时已晚,却心系于和朋友见面,毕竟这是双方毕业后的重逢,也不知未来是否还有机会见面。

每个人,能见一次,就少一次。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遇上什么人,也不知道下一分钟会错过多少人。我想,如果不是自己按下自己内疚的心,狠下来要求见个面,吃顿宵夜,怕是将来就真的不会遇上对方了。

当时已经九点多了,外面飘着雨,独自开车离开酒店,才发现刚才在餐厅内往外看的那小雨,已经渐渐变大,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分明约好了,而老天却刻意那么安排,让这行程变得更具有挑战性。人生地不熟,蜿蜒小路,四周一片漆黑,不时有几辆车从对面行驶过来,弯路时更得注意是否开往路外去了。

到了她发来的地址,望着那座组屋,打给了她。电话那端传来她慵懒的声音,心里更是内疚不已,往那座她所说的组屋开去,停在那窄小的路口,便看见她穿着曾经看过的那件粉色长袖外套,撑着伞,以她独有的步伐,缓缓走来。雨声突然变得更立体环绕,她坐上车椅,有点笨拙地把还在车外的伞给收好。

在她的带路下,我们来到了一家小餐厅。想把车掉头后才停车,因为那样副驾驶座才会更接近骑楼下,无奈路窄,估计是单行道,无法好好掉头。息了引擎后,匆忙赶下车,两三步后站在骑楼下看着她撑伞走来,车上有个比较大的伞,但当下却忘了自己将那把伞放在副驾驶座。

于她对面坐下,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见面,样子依旧,但总觉得憔悴许多了。或者因为回忆,让一切美好变得太美好,我宁可相信是这个原因。双方都不想吃些什么,点了少糖的拉茶后,开始聊天。聊的话却不像三年前那样无厘头、幼稚,变得有点严肃,谈来谈去,都离不开工作,却想不出什么其他话题。

曾经互相开玩笑,谁也不让谁。也曾经因为突然彼此走得比较接近,也曾经两人一同搭乘巴士到购物中心去逛街,被其他人误会了我们俩的关系,竟也传起了绯闻。也曾经开玩笑说,自己不愿和她一起撑伞于雨中漫步,一度让她费解为何我不愿。然而那些过去的玩笑话,随着大学第三年,越来越疏远了彼此的关系,直到最近才重新聊起,面对面之际却提不起什么可以刺激对方的玩笑了。

我想,我们没有聊得太久。或者金马仑高原并没有太多人习惯半夜宵夜生活,小餐厅开始打烊,我也把那杯拉茶喝完,提议离开了。外面还下着雨,在我开口前,她提议为我撑伞,而我也婉拒了她的好意。我想,我们的关系,还真的变了。或许关系没有变化,而是我变了,变得太多了。

她说,她独自一人租下整间单位。曾经于油棕园中实习的我,很明白独守空屋的孤单。她从东马飞来,于斯无依无靠般,每天步行上下班,以工作来填满自己的时间。因为没有交通,她偶时假日能够搭上顺风车,到山下的城市去闲逛,再搭顺风车回到那间没有人在等她的单位。那天,她到山下去,走在路上,不偏不倚遇上这等鸟事。

短短几毫秒,眼前却变得放慢下来了。她提着手提袋,一辆电单车经过,而她也感受到那瞬间的力量,扑倒在地,更感受到自己的手掌开始在地面上滑动。若不是周遭有人尝试阻止那辆电单车,怕是我当晚只能坐在酒店里,对着电脑,或是躺在床上,无力地和同事聊天。或许这就是她,事后叙述惊魂不像是她在描述自己的事情,倒像是在哪一部电影看见的情节。

这就是当天我拿的手提袋。

瞧见她手掌上的伤痕。幽暗的车内,透过外面的路灯,依稀看见那一条条错综的横线,于她掌心放肆地展开。她继续埋怨,但那埋怨的语气更像是小孩怪罪父母忘了买生日蛋糕那样。这就是她,逃过了医院的病床和死神的魔爪,依然是个天塌下来当棉花糖来吃的小女孩。脑海里浮现一句玩笑话,却始终开不出这样的玩笑。拿他人差点重伤来开玩笑,一点也不厚道,于是吞了回去。我想,她并不会介意这句玩笑话,但我介意。

短短的车程,将她安全送回她所居住的组屋楼下,她打开车门,往外打开了伞,跳了出去。小心翼翼的一步步,转进那昏暗的小巷去,我赶紧将车掉头,往头上的望后镜一瞧,那粉色外套已被这黑暗给吞没,什么也不剩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