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夜还是三天三夜(三之一)

阅读 854 夜光 旅游点滴

6 分钟 · 1474个字

或许我真该感激因为工作,不得不把巴士行程挪后。

抵达不久后,顺着那人潮,心里不停喃喃自语:“啊四天连假大家怎么还不回去各自的家乡啊,还是去其他地方玩的?”挤进轻快铁去到转机的站,但在转机之际,因为前来的那辆轻快铁就只有两个车厢,拥挤的人潮,带着行李、背着包的我实在没有办法挤进去,轻快铁关上门时还差点夹到了我。

等待下一趟轻快铁,所幸等的是轻快铁,而不是出了名让你久等的火车。不到十分钟又来了一辆轻快铁,四个车厢,这回终于挤了进去,让在轻快铁站附近等待我的友人不需要再多等那么几分钟。离开轻快铁后,让我有点犹豫的是左右两边的出口,究竟是该从左边的出口离开,还是从右边的出口比较顺路?不多做思索,选择了左边,证明了自己的直觉其实也没有多准确。

透过通讯软体,将自身的位置给发送出去,接下来就是无聊地等待友人开车接送。说实在的,还真是感激自己的“随便”,也庆幸友人的“爽快”,策划旅行一段时间后,因缘巧合下得知这位友人来到首都打工,在旅行前的那个星期正式邀请他一同加入,就连去哪儿也不是很懂的情况下,他也爽快地答应了。

在首都开车是一件苦差。友人向我透露,自己已经在下榻的公寓单位附近转了几圈,想找到便宜的停车场还真是麻烦。再次庆幸自己选择不开车,乘搭公共交通前往首都。我们俩坐在车上聊风花雪月,叹道这毕业后的转变,也从他那无所谓的语气听出了更多的无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吗?

搬着大小行李,从停车场走到了这栋公寓,是耗了点时间,也有点刺激。耗时,是那距离,还有等待行人交通灯转绿。刺激,是那行人交通灯转红的速度,只够你从马路这端,以将近慢跑的速度来快走到另一端,估计是那市政局为了让城市的人儿多运动,好心将行人交通灯亮绿灯的时间减短。

已经先抵达公寓楼下大厅的友人,坐在沙发上等待,身旁的是大包小包的行李和待会儿的晚餐,也因为等待已久,甚至让路过的人误会她们还没订房便跑到这儿来了。这公寓有个诟病,两张通行卡,一张通行卡刷了进去,就不能再用该卡让他人刷进去。手忙脚乱,加上那警报声不停回响这人少的入口处,实为尴尬。到后来保安人员也为了让耳根清净,直接打开入口让我们无需刷卡也能进去。

六人挤进这单身公寓(这“单身”字眼绝对带有双关之意)后,便是把行李搁在一旁,窝在各自的地方,哪怕这儿已经开始闹饥荒,谁也不愿意先挪动身子,都在等待谁先饿得受不了,准备当晚的火锅料理。最后由一人率先迈步,他人才陆陆续续跟上脚步,开始准备晚餐,要不然哪天大家都会上了社会新闻一栏,外加黑白照片一栏。

基于欠缺盘碗盛装火锅料,最终以火锅料的塑料包装来当盘碗。虽然当初有人在群聊里提醒自备餐具,但最后记得的也没有几位,以屋主事先准备的那些少得可怜的餐具来勉强渡过那晚。逗趣的是,因为没有隔热垫,大家以一条桌布和一条毛巾来当隔热垫,恰好那条毛巾并不是普通的毛巾,而是准备晚餐前友人冲凉后用的毛巾,一直到收拾残余后,友人才惊觉自己的毛巾已经染上了泰国冬阴功汤味。说来,也挺适合过后将飞往泰国旅行的她。

那天晚上,拿出扑克牌,六个人,只剩下四个人在玩着,两个早已躺在床上睡着了,但这不阻我们玩牌的乐趣。一边玩牌一边奚落那两个还没十点钟已经睡着的老人家,玩牌的声量也没打算降低,尽管这单身公寓单位是无房一厅式。其中一个友人说,她不太喜欢这样的单位,是因为要是父母拜访,基于一厅式,他们不得不睡在客厅。突破盲点,她若是在一厅式单身公寓单位住下,她本身也是在客厅睡觉。

大家玩累了,便开始准备睡觉了。只是当晚听着那来自灵魂的交响曲,有点难入眠。后是由友人来终止这不合时宜的音乐剧,直到早上的闹钟铃声响起。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