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冷漠,我只是“选择性热情” | 华文说

我不是冷漠,我只是“选择性热情”




前几天,我朋友给我发了一张截图。还是大学时代的一个群里,大约是有人看到了我的文章,于是好奇问起我的长相。


其中一个男生回复了一句:原来是短发,是个挺面冷的女人。


我朋友截图给我看,她说:这样评价你,你说要不要跟他去撕?我觉得你完全不是面冷的人。


我说,他说得没错啊。我对不熟悉的人,从来不会太热情。


是,一两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工作的时候,这个男人一直用社交软件问我各种各样的问题,我回答了几个问题,实在回答不下去了。我说,我很忙,不好意思。也请您认真上班。



然后他把我删除了。


若干年后,我就成了他口中那个面冷的女人。


人生是个江湖,江湖里总是有那么多的匆匆过客,也有那么多的至真至交,他们围在你的周围,拨弄你的时间,也呼吸你的吞云吐雾。


你突然发现,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啊,所有的水花集中在你的身上,而与你最亲的永远是那些与你一同高兴一同哭的人。


至于站在最外圈的,根本只是远远地望着你而已。你高兴的时候,他未必见到,你伤心的时候,他也未必感同身受。


你哪有那么多时间,你也根本没有那么多心情,与所有的人热情。






我的朋友老钱是个特别酷的女孩子。酷到什么程度,就是整天穿着机车服,开着她的越野车四处喝咖啡,看电影。


她在圈子里,是著名的仗义,仗义到我们几个小姐妹谁跟老公吵架了,她就开着她的车接回她家住。据说,她老公会买很多夜宵,然后几个人在家通宵看电影。


我对她的仗义印象是,有一次,我车子坏了,问她借车。




据说,这个世界很多人的原则是,车子和另一半恕不外借。我也没抱多大的希望,毕竟我的圈子里,除了她家有三辆车,其余的都只有一辆。


结果,她立刻把车送来了。


她把车钥匙丢给我,然后把汽车的所有常用功能说了一遍,大摇大摆地走了,走前还说了句:你爱用多久就多久。


两天后,我的车子修好了。我打电话给她,我把车还给你啊。


她说,我出去旅游了。你再帮我开两天。


老钱对我们是出了名的热情,对不熟悉的人也拒绝得干脆。


她爱旅游爱摄影是出了名的,一年砸在摄影上的钱不少于十万。书房里没什么书,整个柜子都是摄影器材。



她相机那么多,可从来不随便借人。她和单位的一个同事闹翻,就是因为她不肯把一个镜头借给他。


同事知道老钱有那个镜头,因为有一次一起出去旅游,他们都带上了相机。


那个同事看到老钱的相机,说,小钱,这个相机不错啊。


老钱随便说了一句:这个相机我不怎么用了。确实,那个相机老钱不怎么用,她相机更新速度惊人,但没一个舍得扔。长枪短炮地背在身上,过一段时间就换。


后来,没多久,那个同事问她借那个“不怎么用的相机”,老钱一口拒绝了。那个同事自然不乐意了,指着她说:大家在一起,一点面子都不给啊。借你的相机用一下怎么了。


老钱拒绝得很坚决,我的东西,我自然有权利选择借不借给你。


后来,老钱说,如果是熟悉的人,我愿意。哪怕心里不愿意,咬咬牙也借了。


可是,不熟悉的人,点头之交,我真的无法将自己的一切托付,哪怕只是一件过时的物件。



这不是见人下菜,见人下菜大多是因为权力和金钱选择了不同的态度,而“选择性热情”,是用自己的感情选择了我的态度。


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资格获得我的热情。


我不是冷漠,我只是“选择性热情”。





我以前总觉得待别人好,别人也会用同等的爱还给你。但后来才发现,并不是。


当你的热情铺得满世界都是,你的热情便是廉价之物。




在一次沙龙里,一个女企业家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


她的单位曾经同时招入两个员工:


一个员工比较周全,属于老好人类型。比如每次,同事有什么事,都是有求必应。哪怕手中有活,也会放下手中的活,先去帮助别人。


比如带一种小零食,会把整个办公室都分一圈。每次中午聚餐,总是不停地和不同的人拼桌子。所以,她迅速和所有人打成了一片。


另一个员工截然相反。如果她在工作,她不允许任何人打扰,除了直接领导的要求或是特别紧急的情况,她都会拒绝。


她有固定的午餐伙伴,也有固定的玩伴。她彬彬有礼,却始终和一般的同事保持距离。


半年后,所有的关系开始明朗。后一个员工在单位的评价远远甩开了前一个。


大部分同事觉得,后一个同事更值得信赖。



选择性热情的人,常常会让人觉得,能够与她在一起,是一种被选择和被需要。至于前一个员工,她均分的感情里,始终没有一个人成为最亲密的人。


是不是许多人会为前一个员工叫屈?我也为前一个员工叫屈,她耗费了精力和时间,却换来了别人的理所当然和置之不理。可是,真正聪明的人都懂得,你的同心轴里,根本容不下太多的人,照顾好同心轴里的人,才会让你走得更远也更快。


至于被别人所说的冷漠,冷漠就冷漠,只要不是没教养、没素质和没文化就好。


毕竟, 一个人的热情有限,要用在自己喜欢和值得的人身上。






这些年,我唯一练习的一件事,就是“选择性热情”。


我想把时间浪费在自己喜欢的人身上,至于其他人,我礼数不缺,未必非得见面拥抱分别哭闹,因为我也根本没有面面俱到的时间和本事。


热情的人会有光芒,但真正的光芒是聚集成一束,洒在需要的人和懂你的人身上。光芒太散,迷失在空气中,即便穿过尘埃,也未必真的照亮了谁。


人山人海,生活苦短,愿有心爱着自己,也爱自己喜欢的人。


如此,就已经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