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你了,老娘要去做个被爱的人 | 华文说

不爱你了,老娘要去做个被爱的人




前阵子收到一个小姑娘的消息,说她最近明确向公司里一个新来的男孩子表达了好感,然后被拒绝了。


她不死心,在跟他一起的项目里,多忙了很多活儿帮他,男孩子发现了,也没讲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后来公司庆功聚餐,她喝多了,回家后发信息向男孩子再一次示好,说自己非常喜欢他,不管他喜不喜欢她,她都喜欢。


男孩子回了一句:滚,别来烦我。



小姑娘来找我解答,我说,能向你说出“滚”的男孩子,还有什么好指望的呢,要么是没情商,要么是实在太烦你了,不想跟你沾上哪怕一丁点儿关系。


道理很简单,小姑娘不是不懂,她只是在找一盆迎头冷水。


像极了很久以前的我。



我以前喜欢一个男孩子,他对我是典型的“不拒绝也不接受”,这就算了,我是自愿的,自愿的人总归理亏。但他总想着利用我的喜欢让我为他做点事儿,想吃净我这里的所有价值,微小到......只是节省几顿饭钱的事儿,能利用到我,他都会开心。


我傻气成什么样子呢,我会觉得,他既然愿意利用我,虽然是顺便的,但也至少证明,他不反感我,或者,他甚至有一点点需要我。


现在想想,这是什么心态啊?真他妈畸形。但我一直对他断不了念想,直到有一次我不知哪儿来的胆子,跟他打电话把意思挑得有点儿明朗,他在电话那头,用鼻子哼出了一声按捺不住的笑,然后说——你不会真觉得,就你这长相,我会喜欢你吧?






我是不漂亮,活了这么多年也接受这事儿了,可他那句话,友好的语气说出的那句话,彻彻底底打败了我。


之后我厌恶起了自己,不是厌恶自己不够好看,是厌恶自己从前对他毫不吝啬的付出,我图个什么呢,大家都是人,凭什么我要被你呼来喝去,最后还反踢一脚呢。


我不喜欢你不就得了,一个好端端的人被你贬低成这个样子,我犯不着。


真的,我越来越觉得,无望地去喜欢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太没意思了。


不是因为难过,也不是因为可怜自己,就是因为没意思,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一点劲儿都没有。


无趣极了。






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究竟有什么好玩儿的呢,除了死死捏住那一丁点的,“万一他会爱上我呢”的侥幸,没有别的甜了啊。如果遇到一个习惯了跟人不明不白的人更惨,兜着你打擦边球,永远不给你位置,你像是隔着玻璃观看一场盛宴,盛宴上山珍海味,一盘又一盘分外清晰,但——你还是隔着一层玻璃。


看了一部叫《危险关系》的小说,很好看,里面有一个女二,郑莉,暗恋公司的老总很多年。


老总赵胜,四十岁男人了,对她能有什么看不透呢,却一直装聋作哑。


在赵胜离完婚的那阵子,最脆弱的时候,郑莉掐准时机追了上去,终于跟他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



但赵胜不爱她啊,所以不答应郑莉同居的请求,跟她从来“只有约会,没有明天”。期间赵胜还一直跟自己的前妻保持着联系,一脚踏两船。


但后来郑莉怀了孕,同时赵胜的前妻也怀了孕,对,是赵胜的孩子,赵胜做了什么选择呢,他放任三十多岁的郑莉流产,回去跟前妻复婚。


我已经确定根本没有任何办法,让不爱自己的人爱上自己。


没有。



《危险关系》里有段话很好:


“当你需要绞尽脑汁去赢得那个人的爱时,那就意味着这段感情不值得。爱是水到渠成、你情我愿的事,是轻松写意的,它本不应该有这样的算计和痛苦。


如果爱的路上血泪斑斑,那爱已失去意义。”






我刚刚讲了郑莉,一个不被爱的女人的下场,文学把这种残酷显性化了。


但每一个不被爱的人,受到的暴力的确是像书中一样绵绵不绝。


你不被爱,所以你不能盼望他及时回你消息,接你电话,你不能随便开他玩笑,因为他可以任性向你动怒,或者找个理由指责你,你仰视他,所以你不能强求他低头,你为他做了一万件事也不作数,因为他最后都可以一句话清算——“我又没有逼过你”。


也对,他都没有逼过你,你又何必逼自己。



被爱的感觉多好啊,少女们为什么不做个被爱的人呢,他想尽办法让你开心,他可以接受你所有的样子,你胡乱买回来的眼镜框他也要夸“可爱极了”,他警惕你晚上十点过后的饭局,着急赶来见你,你懒,四体不勤,只是喊一句累,他都无比心疼你。


他对以后的规划里永远有你,他不怕你对生活偶尔拾不起劲,他会是你的良药啊,失眠时候的褪黑素,发烧时候的百服咛。


反正我已经确定不会再去喜欢任何一个让我因为「害怕配不上他」而恐惧的人,再迷人也不行,我厌倦所有把自尊捧出去的时刻,发现抓不住他的时刻,看见所有迂回的技巧背后,也不过是淡漠难掩的时刻。



我不再幻想你会爱我了,我不再努力尝试被你爱了,我只想要100%的被爱,这个在你那里我是得不到的。


被爱的感觉真的很好,被爱的人是可以稳稳站在地面的,不用对谁穷追不舍。


我安心要做个被爱的人了。


原作者:陈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