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盔

阅读 2225 天水嚴氏 小文暖 生活故事

4 分钟 · 998个字

2015年,我們剛認識的那一年

那是開學的第一天,你坐在教室的第一排的第一個座位,沉默不語,和吵鬧的班上形成鮮明的對比。那時的我依然沉浸在剛升上高級學長的喜悅。我是第一個打開話匣子的人。“你好,很高興和你做朋友。” 我向你伸出了友誼的橄欖枝,你依舊沉默不語,彷彿被這突如其來的親善,震得有些措手不及。

其實中三的那段時期,我們並沒有任何實際上的交集,最多也就只是泛泛之交。故事的開始是中四那年,那時我們要不是陰差陽錯之下,你和我成了同桌,可能也就沒有接來的故事了。

從懂事開始,我只被兩個人用摩托車載過,一個是我老爸,另一個就是你。距離上一次坐摩托車時,是小學二年級了。事隔多年,父母也離異了,本以為這輩子應該不會有再坐摩托車的機會,畢竟老媽也不鼓勵我考摩托。那一天,你告訴我你考到了摩托駕照,可以放學載我回家。我的心裡是甜滋滋的。我在外公家裡翻出了一頂掛滿灰塵的頭盔,我媽媽的,把頭盔的灰塵拭乾淨,尚可用。那天開始,每天的放學,我就成了你的常客。

我開始盼望每天的放學,和你一起相處的日子,縱使從學校到我家的路不長,拐幾個彎,過個橋,就到了,但我總會叫你騎慢些,不是因為我真的太久沒有坐摩托,而感到害怕,純粹是我不想那麼快到家。畢竟到家了,又剩我一個人,空蕩蕩的房間,徒顯空虛罷了。久了,我不再把頭盔帶回家,我把它留在你哪兒,想為我們的下一次車程,可以再找個藉口。

這麼多次的車程中,最刻骨銘心的我想應該是駛向大橋的那一次吧!那一次,本來說好的到皇后灣商場看齣戲,途中遇到了分叉路口,你問我要駛入哪一條,那時還不熟路的我,不假思索的說了右邊那一條,結果我們就上了大橋,想想還真是令人回味!你沒有駕過去北海,身上也沒有一觸即通儲值卡,我倆都急了。你的駕駛速度開始飆升,我以為你生氣了,其實你是在著急,大橋上沒有回頭路,只能到岸才能回頭。風的呼嘯聲很大,大得我都快聽不到你說什麼。終於,我聽見了你說:“抱緊我!”,我照做了,雙手環抱著你的腰,抱得很緊很緊,似乎稍有不慎,我就真的會被風吹走了。那是我第一次和你那麼親密的接觸,但我知道也是最後一次。第一次,我感受到了你的體溫,你的緊張,你的心跳。檳威大橋全長13.5公里,我恨它怎麼不再長一點。就這樣一來一回,全程27公里的路,那麼的漫長而又短暫。

如今,坐在你身後的人不再是我,我還是把那頂頭盔留在在你哪兒,期待著什麼時候還能再次戴著它,駛向回家的路。。。。。。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