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吹散了故事

阅读 3393 绝晴女 爱情森林

11 分钟 · 2853个字

继《从前有个人喜欢你》和《我们都被回忆绑住》之后。

 

突然觉得这世上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就是上课上到肚子饿的时候,

老师说了一句, “好的,下课咯! 我们星期X见。”

 

这个铃声也响得太合时,要不然我的肚子就会开始呱呱叫了,被还没有混熟悉的慧珊听到肯定很尴尬的啊!

有个男生走向我,我看着他,他看着我。

“凯斌说,你刚来这里,应该还不熟悉环境,要我带你了解了解。” 他是凯斌的现任同桌。

我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感觉他长得很熟悉。

别误会,我绝对没有要说他大众脸的意思,我只是觉得这张脸很似曾相识。

于是,我很冒昧地问了一句,“我们之前应该是认识的吧? ”

“嗯。算是吧。没想到你还记得耶,我当时应该是个很不起眼的人啊!” 他又笑了,还摸了摸后脑勺。

“闵恩,那我就不陪你下课了哟! ” 原本,慧珊也有和我介绍学校陪我一起下课的打算,是个相当称职的同桌。

“你有没有伴? 啊不然,我们可以一起下课哟! ” 我邀请她和我们一起下课。

“不了。我想去图书馆坐坐。” 慧珊拒绝了我的邀请,我感觉到她看我眼前这个男生的眼神有点不同,是我多虑了吗?

 

 

后来的后来。

这个男生先带我去食堂吃东西,再和我介绍德明中学。对于路痴的我来说,这些地理位置还需要一些时间消化。

“那个… 你的名字是什么? ”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问。

“陈毅楷。” 他知道我对他的印象不多,却没有拆穿我。

可是这个名字,却让我慢慢记起他是谁了。

“我好像真的记起来你是谁了!” 之后,我就好像嘴巴吃了兴奋剂那样,说了一大堆。

“你是不是就是那个小学念倒数第二最后一班,但是总是不玩不闹不说粗口,乖乖坐在后面读书,被班上的人说是突变怪胎那个男生啊!”

“对啊,巡查员,你终于想起来了喔! ”

嗯,我小六就是在他们班站岗,管他们班的次序的,所以对于他们班的人算是懂得不少。

“可是… ” 现在的我,心里有个疑惑,却不懂该不该开口问。炽热的问题在我的嘴巴里燃烧着,有点痛苦。

姐姐的心直口快传染给我多好啊,那么我就可以毫无忌惮地发问了。

“现在怎么出现在理科第一班吗?” 他好像会读心术,看穿了我的心思。

“只是出自于好奇的心,佩服你怎么坚持和努力才进到这一班的,完全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哟!” 我诚恳地说。

“呃,没什么啦。” 他又露出一个招牌笑容。

“爱的魔力吧。” 他轻描淡写。

“你喜欢的人是慧珊,对吧?” 我不放过黄金闪闪正在发亮的机会,干脆直接问他。

“你怎么知道的?凯斌告诉你的吗? ” 他有点不敢相信我的问题会刺中他,吓了一跳。

“是女生的第六感作祟啦! 瞧慧珊刚才看你的眼神,还有他拒绝我们,选择一个人下课,你好像预知到的表情,我心里大概就有谱了啊! 完全不关林凯斌的事哟,他完全没有和我提过你们的故事。”

“虽然我恋爱零经验,不过女生的想法还是懂的,搞不好我可以教你怎么追慧珊哟!”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会这样提议着。

“那就拜托你了哟!” 陈毅楷又摸了摸后脑勺,冲着我再展示他的招牌笑容。

 

 

 

“话说,你喜欢慧珊的事情,是不是几乎全班的人都知道啊? ”

“连这个你也懂。”

“观察到的啊。因为慧珊拒绝我们一起下课的时候,身旁有几个人看着你窃笑啊。好像知道会被拒绝的,不只是你,还有他们。”

“原来是那样。我当时是当众告白的啦!”

“我爸爸告诉我啊,如果一家公司要转到很多很多的钱,就一定要敢于take risk。追女生也一样,一定要勇敢,成功的机会才会高。什么也不做,在一起的几率就是零了。” 听了他的一席话,我感觉他爸爸应该是个生意人吧。

也对。

“告白失败的概率是 70%,纹身之后会后悔的概率是80%,分手后还能复合的概率是83%,但是能走到最后的概率是 3%,男友与闺密出轨的概率是85%,异地恋会分手的概率是90%,人会死的概率是100%,怕的话就什么也别做啊! 只是带着遗憾死去的概率也很高而已。 ”

“哇,除了人一百分比会死之外,其他概率你是怎么统计怎么计算的,可不可以教教我?” 他一派好学的和我请教。

“呃,那是一个语录,我记了下来而已,不会算.. 哎。”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凯斌说得没错,你的记性果然很好很好。”

 

“如果有一个很健忘的人,记住了你的生日你的习惯你的爱好,记住了你和他之间的共同回忆,那就代表他喜欢你很喜欢你。

反之,如果有个记忆力很好很好的人,记住了你的生日你的习惯你的爱好,记住了你和他之间的共同回忆,那只能说明你是他回忆的一部分,生命的小插曲而已,并没有什么感情成分。”

 

“咦?”我望着陈毅楷, 心底对他刚刚感慨的话充满了数百个问号。

“凯斌说过这样的话。”陈毅楷若有所思地回答我。

“咦?”好奇心依旧泛滥。

“凯斌喜欢你啊,隔了几年,你终于打电话给他。你还记得与他之间的回忆,他那么喜欢你当然也从来没有忘记。但是他清楚知道,那对你而言只是回忆,并没有什么感情成分。”

我用心听着陈毅楷的每一句话,每一句代表着林凯斌的心情。想说些什么来否认,可是却不知从何开口。

“他一直很好奇,很想知道,在你心里,他的位置是什么,是什么的一个身份。是小学同桌? 还是同桌兼好友? 还是其实只是他卑微地觉得自己有资格成为你的好友,你却对他和其他男生一样,一视同仁? 不写男生的纪念册的同时,也不写他的纪念册。不给其他男生你的手机号码的同时,也剥夺了他得到你手机号码的机会。”

 

原来,我错了,而且还错得离谱,我让他一直记得我的方法,太高高在上了,感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打从心里感激陈毅楷,愿意陪着我下课,愿意那么诚实地和我说了这一些。

因为他的话,我才终于清醒。

我才发现,我是学校里的模范生,可是对于处理感情的问题对于面对自己的情感,我却是迟钝的,愚蠢的。

“看来我要收回帮你追求慧珊的话了呢! 对于感情,你比我还要专业啊!祝福你,你会早日和慧珊有情人终成眷属的。” 我对着陈毅楷露出我纯白色的牙齿。

“你也会早日找到你的祝福的。”他也对我笑笑。

“我已经找到了,只是一直很被动而已。”看他对我那么坦白,所以我打算对他诚实。

“那就好。看来,凯斌前几个星期接受那个愿意放下身段追求他的女生是对的。” 我始料未及的是,陈毅楷突如其来地和我说了一句令我不想接受甚至不想面对的事实。

“什么? 林凯斌有女朋友了? 那是几时的事? 几时在一起的? 那女生是谁?” 我很激动,很激动。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他的手指指着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女生。

我循着他的手指往向三点钟方向,那是琦薇。

“嫂子。”

琦薇看着陈毅楷,对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和我微笑寒暄。

陈毅楷见我们在叙旧的样子,打了个手势,便离开了。

 

 
放学回到家。

“恩啊,我想去剪个头发,你要不要也一起去?” 姐姐问我。

我看了我的长发,作了个决定。

“好啊。”

 
“妈咪,我们回来了!”

“你看,阿恩居然把长发剪短了,她的宝贝长发耶!” 姐姐回到家就忙不迭地和妈妈宣布。

“没什么啦。你们都长大了,自己的头发要怎么剪都可以,不要触犯校规就好。” 果然是个典型的副校长。

失去一个人,就像剪掉一截头发,习惯性摸到最尾端却抓到了空气,即使心里清楚明白会有新的代替,也会有恍惚间的失落吧?

 

或许,待我长发及腰的时候,就是我真正明白感情是什么,知道该怎样对待自己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的时候吧?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