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兽

阅读 1368 黄梨树 小文暖

4 分钟 · 951个字

谁告诉你们不讨喜的人类就应该要吞针如常的。

我在我花园里的树镶满他们的名字,也无法改变自己被挑剔的事实。我多想要和讨喜的人类一起醉倒在各种年轻的生活态度,可我苦苦寻找也没有更好的方式去说服我自己。

我都被以为不在意,所以被任意嘲笑无视忽略,仿佛在我身上看见无数的悲哀,也仿佛我的性格如同困境里的姿势一样,总觉得我怪怪的。

但是我真的奇怪吗?抑或我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我很自私吗?

你们真的忘记了,大学一开始的我是如此深爱且照顾你们的。那个时候,我做好每一件使命般的事情,努力塞满和自己息息相关的欠条,备忘录承载了每天的列明事项。于是,我成为了你们生活里必要的一道痕迹,如交通灯柱下的黑白条纹,纹路清晰,条理分明是映照给你们的日常啊。

但我对于自己此时此刻的存在感感到十分困惑,甚至觉得不太真实,一切看起来是虚弱的,仿佛他们只要再失去多点专注力我就会变得透明。可是我真的很糟糕吗?我只是不太活泼,不太爱笑也不太懂得你们的笑话。我只是想成为一个开心的人却在练习开心的过程中不自觉变得很不开心。

我也许更像是一个不讨喜的工具人。

与你们积着攒着的距离感,只能在你们找我抄功课考试抄答案的时候不着痕迹地被消除。

八卦学长学姐的新闻兼并花上心思送尽各种小礼物讨好在社团里的各位“名人”,我才能看见你们应酬的虔诚。

有时候想想,真的只是我不是那个能让你们快乐的人。那能让你们快乐的人,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

你们能理解那些比较容易沉默安静的人吗?你们并不能去怪罪一个人不够开心或不够活泼的,因为开心是很内心的事情,不是什么都会在脸上被看出来的。你们不知道他的生活背景,内心住着一个受伤的灵魂不一定就是矫情,有些人天生容易悲观。

我不该还期待还有什么意外,不该期待你们还会像很早的时候那样,大小喜悦都还会记得我。

我偶尔也很好奇,你们怎么有那么多的朋友,在寂寞的时候可以被拥抱,而我只能对这些暗处吐出来的文字,对生活里的你们逐渐冷却下来。当你们忘记明天就要交上计划书,而兴高采烈地在各个社交网站分享你们去出游的照片,我独自一个人扛起所有,而当你们归来时,每个人都拿到你们的手信,而我这个不讨喜的人类,只能在这里默默写下这一切。

如果你们觉得我不适合,不适合你们这种生活态度,那就都不要好了。

我不是小丑,我也不是工具人,我是我自己的独角兽。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