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我,你的世界还在继续啊

阅读 1309 米米 小文暖

5 分钟 · 1233个字

这世上没有谁不能缺谁就无法生存这件事。

这个我根本没那么重要。世界上少了一个我,它还是继续运转着,只是这世界没了“我的故事”,自然也缺乏了我为这世界带来的色彩。平凡的我倘若离开了这世界,对身旁的人会留下一股短暂的忧伤。泪水是对逝者的思念,然而在哭泣后,每个人还是要继续面对生活给自己带来的难题。自然而然地,也在时间的催化下,淡忘了这件令人悲恸的事,也逐渐从悲伤中走了出来。有人会质疑人怎么能有如此快的转换情绪?明明当下哭得稀里哗啦,怎么一转眼,可能是几小时,或是几天的时间,就已从之前悲伤的情绪抽身出来了。

不能因此而抨击人性的虚伪及善变,毕竟每个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我们只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对于身边所发生的事故,都是我们无法掌控的事。那关系密切的人呢?想必很多人都会对关系密切的人离去的事实感到无法接受而久久无法从悲痛的情绪中抽身。关于密切关系的人更多指向亲情及爱情。那瞬间似乎被波涛汹涌的浪涛无情地将已把深埋在记忆里的一幅幅画面掀起,有酸有甜,哭着笑着,而如今一切只能是静止画面了。眼泪莫名地溢出眼眶,直流而下。一切的情感都是真实的,那刹那,我们的世界已崩塌,也觉得生活突然变得毫无意思,更一度认为自己没办法坚强地走下去。可不知怎么的,后来我们比自己原设想的更坚强地走了过来。或许吧,人是健忘的。我们终究选择性地丢失某段不愿回想起的记忆。看似已封埋在心底的事,不知怎么的,在某一个瞬间,又突然浮现在你脑海里。

母亲说她全身背痛,让我给她揉揉背,来个背部按摩。在我双手反复搓揉着母亲背部的时候,母亲突然说起了我的外公,也就是她的父亲。“那年,我大概八、九岁的时候,我父亲让我们几个孩子,爬上他的后背走来走去,还走到了他肩膀边上。那时候的父亲还真强壮着呢”母亲说道。“啊,那都几十年的事了,你还记得啊!”“记得啊,真的是一转眼,仿佛就像几天前的事”母亲停顿了片刻,再说到“我父亲也走将近十年了”。听到这,我默不作声,也许是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吧。我感觉我能懂对于亲人离世的那种痛,但我想母亲所承受的痛比我来得更深切吧。

损我个儿脑洞大,不知怎么的,想到若是自己离开了这世界,又有谁会挂念着这个我呢?姑且也只有父母亲了吧。割舍不了的,永远是与你血脉相连的,亦或是你深爱着的。想想下,你就会发觉这个你,根本就不怎么重要。你能紧抱着的人也就寥寥无几,所以请你务必好好地珍惜那些同样珍惜着你的人。生命有限,真的没必要不停地去配合他人的节奏,或是顺从着世俗眼光,该我说的,还是跟随着自己的脚步走吧。所谓的“做自己”,也就是在不剥夺他人的自由的情况下,坚持那个最真实的自己。只有这样,你才能幸福快乐地活着。一生太短,活得快乐比任何事情都来得重要。在这儿,也祝你找到那些打从心底虔诚地希望你能好好的“友情”。如果你仍未能遇到,那没关系,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去寻找一份真诚的友谊。即使一路上跌跌撞撞,也不要因而变得消极或放弃自我,因为这一切都是生活给你的考验,也为你一生增添不凡色彩。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