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悲伤

阅读 1849 林家女孩 生活故事

2 分钟 · 519个字

看过很多电视剧里的葬礼,家属们都哭得稀里哗啦,自己也哭得稀里哗啦。我是个泪浅的人,看不得别人哭。那时候我也会幻想,自己亲人在人生终点来临的那一刻,自己面临的是怎样的情况,心情又是如何。

我参加家族里第一个丧礼是来自得了胰脏癌兼二度中风的大姑姑。家里人很是伤心,尤其是尚在世的爷爷奶奶。两老平时懂得养身,身子不错,只是5年前,奶奶因为中风还有脊椎的问题而常年需要依靠轮椅走动。因为棺木摆放得比较高,她坐着轮椅够不着,需要人搀扶着,才能看见女儿的遗容。在出殡前,奶奶每每经过棺木旁,就哭一次,隔着玻璃呼叫姑姑的小名,要她不要再睡了。原本收拾好的心,又再波动。

出殡的当天,两老不能去送最后一程,爷爷站在门口,看着车子渐行渐远,红了又红的双眼,目送姑姑慢慢远离他的视线。那一幕,我一直一直不能忘。

据说姑姑因为中风无法说话,离开前不见父母在身边,撑着最后一口气很久很久。最后在与两老视讯结束后才离开。我猜想,那时候她知道自己快走了,身体亦很不舒服,想开口向爸妈撒娇的力气都没有。从生病到做化疗,每个过程都身不如死,习惯隐忍的她不曾开口说痛。

有时候我不敢哭,怕是自己的不舍得让她走的不安心。很想把伤心一次用完,那么久不会再伤心了。可是泪水一直络绎不绝。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