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志愿

阅读 1170 夜光 微小说

6 分钟 · 1387个字

他大步跨过地上那滩积水,鞋跟依然踩上积水,溅起水花湿了裤子。内心咒骂几句,冲进地铁站内,下意识摸了摸手上的公事包,叹气。一位身穿OL装的30岁左右的女郎撑伞,不慌不忙踏入地铁站。他掏出身份证,安在机器上,机器哔一声后闸门打开。跟着那人潮,站在电动扶梯,缓缓抵达月台。

请问你是不是来自麻坡?

忽如其来的疑问从他左侧传来,先前跟在他身后的OL女突然向他搭话。吹乱了的刘海,一双带点深褐色的眸子,些许雀斑的脸颊,和那涂得鲜红的嘴唇从180度转到了170度。原本冷得发抖的他止住了颤抖,点点头。

OL女道出了他的母校,他不禁睁大双眼,仔细打量眼前的她。

或者你已经忘记了吧?我是在小四那年坐在你身后的那位,很少说话的那位。

他搔搔头,不由自主地笑了。

不记得我也没关系啦,但我记得当初陈老师要求我们每个人写一篇作文,然后在课堂上朗读,轮到我的时候恰好因为生病而缺席了呢。

我也记得那时候每个人必须写《我的志愿》,大家写来写去不是老师、邮差、护士、警察,就是医生,你写的却是救护车司机,所以我对你的印象深刻。

救护车司机……

人的骨骼哪怕多强大,也抵不过那一瞬间的冲击。他靠在椅背上,昏昏沉沉,迷糊中记得那刺耳声紧接着来不及掩耳的撞击声,自身于那瞬间失去对身体的控制,眼前一片黑了。他是被吵杂的说话声给吵醒的,几片黑影于那颗粒分明的玻璃另一端来回,直到其中一片黑影越来越大,一个身穿衬衫的黑大叔将他拉了出来。那晚,很多琐碎早已不记得了,特别短的一晚。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全班三十人还没听过妳写的作文呢。

或许当初的我真的不能胜任那遥远的志愿吧。那时候很羡慕你们所有人能够口若悬河、滔滔不绝,于是我便对演说有了想法。竟然连在班上念自己作品都紧张得生病的我,还胆敢夸下海口,想要当个演讲家、甚至是喜剧演员呢!

那妳的志愿完成了吗?如果那年的大家有机会再见,或许没有多少个人真正达成自己写下的志愿吧?又有谁会想要在热死人的太阳底下当个邮差?又有几个有才能、有机会当上医生?又有几个能够放下身段,循循善诱调皮顽固的屁孩?更不用谈警界有多少个华裔了。

少说笑了。你看我现在站在的地方,这身打扮,又怎么会是什么专业的演讲家呢?向现实低头的人很多,坦荡荡去完成梦想的人也不缺,我的毅力不够坚定,纵然向现实低头了,但也算是对自己的梦想有所交代。

他看着她的神采飞扬,双眼依然对着他,但他能感觉到她正透过他、透过这人潮,看着远方。

通常我在周末时都会抽空到孤儿院、老人院去,陪他们玩、谈心,能够逗他们笑,比什么都值得了。我的梦想并不是改变世界,只是想要尽一分微薄的力,让喜悦感染周遭,让失去笑容的脸孔能够找回微笑的理由,让曾经破碎的心能够重新跳动。付出很多很多,回报只要一个笑容,不枉此行,什么都值得了。

妳的梦想挺伟大的。

其实,我们不需要完成梦想来证明什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做好自己的本分,持之以恒的话,一个人也能够改变些什么。那件事情后,我感觉到你的背影变了,当下我便决定了,如果连自己的朋友、亲人、在乎的人都不能帮上什么,群体动物的我们又有什么用处?但我感觉,现在的你已经蜕变了。

变好,还是变得更不好了?

这轮不到我来说吧?你的心境,只有你到得去。哦,我的轻快铁到站了,有机会再见。

她转身,穿过那人群之中,消失了。他看着越行越远的轻快铁,听见另一端传来轻快铁的声音,抓紧公事包,硬是挤进人潮之中。

或者,他,也消失了。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