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等

阅读 2061 夜光 生活故事

12 分钟 · 2987个字

早睡早起身体好,这不变的谎言我始终相信。哪怕一次次,与睡床的缠绵,无止境上演令人心碎的起床记。男生起床到准备好出门,不需要消耗太多时间,加上自己不修边幅的劣根性,草草到镜子前以自来水把头发给压平些便得了。只是当天真的担心迟到,耽误太多时间,刚睡醒的头发,还有被雷电劈过的痕迹,拿了帽子硬是压下去就是了。

 

歌声不停涌向右耳,赶紧把那辆向朋友借了好几天的自行车给推出来,要不迟了,重演三顾茅庐的情景。只是主公于第三次便完事,自己却不如主公一般受到天神的眷恋,三次皆是无功而返。第一回,人不多,但断货;第二第三回,人太多,只得大侠下次再来。

 

每日签到。手机自动连接Wi-Fi瞬间赶紧打开电子报,将虚拟的精神粮食都下载。精神粮食,精神本身已是虚拟,这回粮食也成了虚拟。分秒必争,趁着下载的空档,把自身挚爱放进实验室的储物柜里锁上,手机荧幕显示的双位数不停增加,但就是着急得很。这时候,林俊杰贴在右耳边轻唱,把他的欲言又止给唱出来。

 

小时候特别皮,自行车牵了出去,母亲还未来得及回过神,呼喊我的名字,连背影都来不及一睹,可说是比朱自清更显得可怜。十年后的自己,跨上自行车的那一刻,心情截然不同,膝盖也大不如当年一般,不久后便觉得酸疼。先前自己踏着自行车到更远的地方都行,如今却只能承认自己懒惯了。

 

不知,是否心情变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先前抱着玩乐的心态,能够轻松骑自行车不停在住家附近绕圈子;如今以百万个不愿意的心情,马上将酸疼放大一千倍,尝试阻止理智继续踩着踏板前进。目的地,是抵达了,可眼前的情况,是想告诉我年轻人没事就多多运动吗?把自行车锁好,屏住呼吸推开玻璃门踏入。

 

不成文的规定,银行的警卫经常变成一般银行职员,驻守咨询柜台处,亲切地告知我先到靠近主要柜台,那不起眼的小柜台处领取表格。道了几声抱歉,满是愧疚于拥挤人潮之中穿梭。拿了小柜台最后一张表格,看见了希望,再次回到向人道歉的环节。填写资料,把表格交给指定四号柜台后,总算可以正式加入这些等客的行列,找个位子,站着,开始掏出手机读起电子报来了。

 

曾经看过一张照片,说是某国人民等待当儿,手上拿着的是书本,文化这回事啊!也有想过带着那本还没开始看的小说,只是我很乐观,相信我有打发时间的电子报,昨天加上今天的份量看完,大概能够很好消耗这无聊的等待过程。眼睛未能习惯长时间望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后要不干眼,要不眼倦,偶时挺羡慕那些能够望着手机荧幕却不觉得眼干的人。不习惯也罢,习惯了才是恐怖之处吧?一份电子报,花了我很长的时间才能看完。

 

感觉来了,远古时期的记忆即将苏醒。这拥挤人潮之中,忽然上气不接下气,有点晕眩,如N年前搭乘巴士到城市去上补习班的某一天一样。巴士经常误点,而那天巴士司机简直快把客似云来的牌匾给拆了。上了巴士不久后被挤到中间去站着,竟然开始不舒服,快倒下的感觉。所幸撑过了连接城市的那座大桥,交通灯转绿不久后便按了铃,直觉告诉我,再不赶快下车恐怕就是别人扛我下车了。

 

这时候呢?静下心来,深呼吸,心里不停默念没事的,后来的今天,才有这么一篇文章的出现。发现另一个不错的“站点”,走到那儿去站着,不是靠着墙壁便是压着椅背撑起自己的身体。站在这四周都无熟人的地方,慵懒地站着,不需要理会什么,颈项挂着耳机,把帽子的帽墙转到后脑勺,头便靠在墙壁上歇息,眼睛累了便闭目养神,却无法回到中学时期的全盛时刻——周会上站着打盹,谅我也没这个胆子打盹,万一轮到我的时候我没注意,一切可就悲剧了。

 

未能预料,看完两份电子报,还没听见柜台处呼唤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很好听,为什么不赶快轻呼我的名字呢?朋友说,这家银行总是人满,从来没有门可罗雀的一刻。不过,我第一次来的时候正好碰上这千载难逢的一刻,偏偏提款卡货存不足。家乡的同一家银行亦是如此,却未能达到挤满人的情况,只有在一马援助金派发的时候才有此时此刻的“风光日子”。提到一马援助金,刚好这家银行经常人满,便开玩笑说这解释了砂州选举中,国阵横扫千军的情况。

 

早餐只是喝了几口白开水,隐隐约约明白午餐时间快到了。这几天我的肚子能够胜任手表这份工作,哪怕我手上没带手表,肚子能够帮我预测大约几点钟了。朋友发来简讯,问我是否已经在外用餐,只能无奈回复道:我还在银行呢!

 

我想我真的很幸运,遇上提款机需要“解锁”的时候。银行大门锁上,自动门缓缓下降,两名银行职员和唯一的警卫到提款机前去,并要求民众离开提款机处。这时候,原本已经人手不足的银行,只剩下孤军奋战的三号柜台,这下成功把原本冗长的银行事务变得更耗时了。看着银行职员拿着两箱长型的金属盒子,才知道原来提款机的钞票都藏在这样的盒子。一切对我来说挺新鲜的,但三号柜台真的很可怜。

 

一名年轻女子坐在椅子上等候,而站着的还有许多中年妇女,是否她应该让座?曾经听说过博爱座的事情,被人强制让座,要是不肯让座,说不定哪天你会看见自己的照片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成了道德至上的键盘英雄讨伐对象。那位年轻女子是否应该让座,我不愿置评,每个人有各自的苦衷,我相信她可能也想过让位这回事,又或者她事实上可能更需要椅子也说不定。

 

曾经在巴士上让座给老人家,老人家不停地推辞,而我和朋友硬是站了起来离开,他们也只得做出让步,坐了下来。后来一次和朋友一起让座给女生,对方却打死也不愿坐下,最后尴尬了,四个人站着,两个空位,一直到接下来上巴士的女生把尴尬给驱赶。

 

听见自己的名字,是多么振奋人心的事情。问好处理费时多久后,才安心到银行附近的咖啡店享用(早)午餐。点了一盘卤肉饭后坐下,老板娘走来说了一句话后让我怀疑起自己的形象。自从来到砂拉越之后,被别人误以为是东马土著何尝不是新鲜事,可老板娘的“小姐,妳要喝什么”真的让我开始端详自己的样子起来,或许这解释了当时女生不肯接受座位的原因。

 

曾经看过朋友点了一盘卤肉饭,卖相不错,上桌后,和当时一样看起来不错。喝了点清汤,囫囵吞下自己不喜欢吃的酸菜后,正式开始品尝了。科学研究显示,人在肚子饿时吃下的东西,都会变得更加美味。然而,这盘卤肉饭并没有因为我的食欲而让我惊喜。

 

至少在两种情况下会让我想家。第一,当懒惰洗衣服的时候,会想念家的洗衣机。第二,便是当下的状况——吃到很难吃的东西时。假期窝在家里的那段期间,母亲三不五时准备了卤肉,甚至有时还夸张得一星期内的菜单出现两次以上的卤肉。与其说厨师煮得不好吃,倒不如说自己吃不惯他煮的卤肉。忘了是什么时候,也许是中六期间,一时兴致来了,向母亲透露自己喜欢她准备的卤肉多过外边卖的卤肉。母亲从来就不是一个擅长掩饰喜悦的人,笑得合不拢嘴,问了一句不需要答案的“真的吗”。

 

回到银行。我的保留席并没有被霸占去,吃饱后开始第二轮的等待环节。两三个妇女交谈,其中一个妇女的头发剪成男子头,头发还乱中有序地违抗地心引力,如日本动漫男主角的人物。然而,当轮到她的时候,她双手握拳yeah了一声,欣喜若狂地到四号柜台去领取她的新提款卡。

 

听见自己的名字是值得好好庆祝一番的事情。从早上九点,等到我接过新提款卡的两点多,耗了五个多小时的等待,问世间卡为何物,直叫人生不如死。银行职员告知我更改提款卡的最高提款数额,真心佩服他们的脾气,能够长期做一样的事情,向不同的人解释一样的东西,换作是我,早就恨不得把自己的声音录制下来,顾客一到,播放,解决。

 

向全体敬业的服务业者们致敬!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