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人生 | 华文说

寂寞人生

雪糕冰

发布于 2016.07.16 · 字数 2300 · 阅读 3070 · 喜欢 116 · 评论 8

睁开眼睛,一股强烈的寂寞感潮水般涌上心头,他的情感就像沙滩上的沙子顺势被带走。下一秒,他开始后悔。如果梦境和现实这两个词的份量相等,人们对此并没有偏见,此刻的他情愿自己不曾醒来,可以睁开眼睛再度回到梦境中,然后在吃完早餐后忘了现实是什么。

三十五岁买了人生第一栋房子,这大概是他一生中最大笔的金钱交易。小时候他很爱吃零食,走着的时候吃,躺着的时候也吃。他非常喜欢每一天放学后,看见婆婆坐在客厅的木椅上。这时,婆婆会招手要他过来,然后掏出一块钱给他当零用钱。一块钱不多,他会存起来,但更多时候会度过一条河流来到一间杂货店里消费。Twisties和Mamee是他的最爱,走着时吃Twisties,躺着时候吃Mamee。这样很好,小小的他就明白到钱可以帮助交易快乐。

随着年龄增长,他发现一天一块钱实在又少又慢,因为他想要的更多,比如说变形金刚。周末,在天色微亮时,他会步行去离家不远的巴刹,帮一家档口卖鞋子。从罗里上卸下货物的动作非常劳累,可是当领到现钱时,他知道离快乐更近一步了。所以他小学时期的周末和多数同年朋友不同。别人的快乐在每一次的课外活动中获得,他则必须存够一笔钱后才可以买到喜爱的变形金刚。还记得第一支变形金刚是bumblebee,车身黄黑色,变形后眼睛大大的,感觉有点书生气息。然而bumblebee一个人太孤独了,至少也得有个敌人斗气。所以他继续在巴刹搬鞋子、卖鞋子,希望不久后可以入手一只帅气的Megatron,和bumblebee永无止尽地对抗下去。生活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孤独可怕,但只要有钱,他可以用寂寞交易快乐。

中学时期,他的周末依然不参与任何课外活动,不过已不再在巴刹搬鞋子就是了。他来到一间工厂内从事包装米粉。工资当然比搬鞋子的时候高多了,以便用来填补那随着年龄增长的欲望。那时候他依然住在乡下,一个骑摩哆不需要带头盔的地方。屋子前横了一条大马路,是村民前往城市的主要通道。常常,他会呆坐在客厅,隔着铁门看着马路上的一切。他特别喜欢摩哆驰骋而过的时候,那个模样很帅,也很自由。看到别人这般快活,他当然希望自己也可以拥有一台,因此他更加努力存钱。虽然工厂工作特别幸苦,但想到一年内就可以实现梦想,一切仿佛值得的。金钱啊,除了快乐,连梦想都可以那般靠近。
时间如大水稀里哗啦流过,悄悄地带走了年华,也带走了什么。

不知不觉他毕业了,社会上的第一份职责是老师,薪水还不错,但早已忘了买摩哆这回事。他在学校认识了自己的老婆,谈恋爱不到半年就闪电结婚。一对热恋中的新婚夫妻在北海区买了间双层排屋,不大但足够过上独属两人的快乐时光。他不再需要用金钱交易快乐,快乐来得那么自然,仿佛已经得到全世界。直到有一天,一份体检报告的出现,就像一头大怪物张着血盆大嘴吸走他所有的光芒,只留给他黑暗。报告写说他没办法生育,但老婆却是多么地想要小孩。他真的很爱她,所以他面对不了她。

之后的每一天,公园成了他放工后常抽烟溜达的好去处。每呼出一口烟,胸腔仿佛让出了更多的空间来沉淀这秘密。他总觉得自己很肮脏,回家就往厕所跑,一呆就是一小时,也不愿与老婆多交流。久而久之,夫妻之间的争吵变得频密,在老婆眼中的他逐渐成了个陌生的脸孔。那感觉真恐怖,恐怖到最后逼走了老婆,真相却不是那份体检报告,而是镜子前不认识的那个男人。
妻子离开后,幸好他遇见了小黄。

小黄,这是他为一只路边捡回来的狗狗取的名字。小黄被捡的时候已经是一只老狗了,走起路来还算雄健有力,不过不常看它跑就是了。由于他没有为小黄绑上狗链,所以小黄常常会跟随他一同去打包晚餐,然后一老一少在夕阳西下的路边慢步。小黄似乎也习惯了他身上的烟味。它会在午后三点来到公园尿尿,当主人形单影只地坐在秋千上抽烟时,小黄便会蹲坐在一旁,吐着舌头静静地陪伴。

四十岁那年,他心血来潮买了个蛋糕在家庆祝。屋子空间不大,然而吹熄蜡烛后猛然而生的空虚感袭卷上心头,他想起了bumblebee和megatron,他们还好吗?还是已经分隔在两地的垃圾场了?瞧了瞧身边的小黄,他感到一阵欣慰,“幸好还有你啊小黄。”。然而隔天一早,小黄趴在他床上不再醒来。他帮小黄盖上被单,静静地守在一旁,就像那时公园里的小黄一样。太阳升空,然后落下。他的眼角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当夜已深了,他才撑起了身子,在五金店买了一把锄头。他接着把小黄载回老家,就在后院空地挖了个洞把小黄安葬。空气中此时弥漫着虫子的声音,燃起一根烟,时间像是再次回到三点钟的公园,他们俩继续无声地陪伴。

尔后的每一天,他照样准时上下班,学校所有的事务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当有年迈的女老师前来搭讪时,他也很有礼貌的交谈。和平时无异,他在休息时间会和一班老师去食堂用餐,然后聊一聊最近的政治新闻。只有当他踏入屋子里,喉咙便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一天说话额度仿佛刚巧用馨。他只会安坐在沙发上,观赏着电视里一再上演的政治闹剧,这世界仿佛比想像中的还要无聊。新闻播报完毕,他便起身回房睡觉。

睁开眼睛,呆望着手表里的日期、时针、分针和秒针。原来昨天是自己的生日,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今天他有东西想买,穿上烫平的衬衫,搭配一条黑色领带,然后来到杂货店内。

“今天是什么大日子?”老板娘打量着绅士打扮的他好奇问道。
“今天要烧烤,老板娘给我一些火炭。”他说。
“哎哟,有心爱的女人会来哦。”老板娘揶揄着他,他也只是笑笑。

离开杂货店,他绕道去了公园一趟,呆上一阵子。接着他又去了常光顾的什饭店,但这回没打包就离开。他顺着常经过的小道,走在回家的路上。

领着一袋火炭,他把自己锁进楼下的小房内。
中午三点钟,烟瘾正好发作,点燃一根烟,徐徐地呼吸着,悄悄地倒数着,他的人生。

雪糕冰
发表了 1 篇文章 · 被 1 人关注 · 收获 116 喜欢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


Lyn

1楼 · 3年前

我把寂寞人生看成寂寞先生 想听曹格的歌 哈哈哈。你的昵称很欢乐 叫做雪糕冰 写寂寞的主题感觉有点不搭 呵呵呵。 你的文笔挺好,然后文中提到的零嘴都让我回忆起童年还有它们久违的味道

雪糕冰 回复了 Lyn :

现在还有卖~不过一块钱可能就买不到多少了,哈哈。

3年前 回复

颜信如 回复了 Lyn :

这句话让我笑了 :smile: 对啊, 为什么他不说? 这句话太多感觉了。。

3年前 回复

小鱼 回复了 Lyn :

我知道原因,男人的自尊

3年前 回复

雪糕冰 回复了 Lyn :

:)

3年前 回复

颜信如

2楼 · 3年前

欢迎你的加入哦! :wink: 你写得真好,有时候人生真的有好多无可奈何,爱真让人心累。如果妻子知道真相,不是更好吗?至少不会有遗憾 :shock:

雪糕冰 回复了 颜信如 :

我也很无奈,为什么他就是不说,唉。

3年前 回复

你够力

3楼 · 3年前

好感慨呀,明明就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但是人有时就缺个能拉自己一把的伴。 :ev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