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 华文说

好久不见~我好想你。。。

慕星

发布于 03.26 · 字数 6141 · 阅读 1472 · 喜欢 113 · 评论 0




第一次相遇,他和她在KTV里,那个局是她的女生朋友的局,而他,是她的女生朋友的男朋友的朋友,受邀出席的这个局。当时她唱了一首田馥甄的“余波荡漾”,唱完有些盈眶,转身将桌上的那杯海尼根一饮而尽,然后继续嗨~他看着她,默默地在心里摇摇头,想:“这个女生也太情绪化了。”

第二次相遇,他和她中间隔着一个餐桌,那是一个六个人的饭局。当时的她,神采飞扬地高谈阔论,完全不介意成为瞩目的焦点,跟他的低调成了强烈的反比,他的脸上一直挂着礼貌的微笑,但是眼底却有着一道光,那道光毫不避讳地照向了她,他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女生的笑容真好看。”

第三次相遇,是一次偶遇。那天是星期三,他去书店买文具送给他领养的孩子,不经意间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修身励志”区块的书架前,他留意到她认真的神情,专注的眼神在扫视着架上的书本,手上已经抱有两本书了,分别是张小娴的《后来我学会了爱自己》和王佳的《超级表达力》,而此时的她正一本正经地从架上拿下来另一本书,是《让你会受人欢迎的说话方式与技巧》。他歪着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不自觉地就想起了印象中的她,似乎在那瞬间明白了什么,于是他没有上前跟她打招呼,他甚至都不确定她到底记不记得自己这号人物。

那次的偶遇之后,他每一个星期三都会到书店逛一圈。他说不上来自己这样的举动有什么意义,也许他只是在心底渴望可以有再一次的偶遇。但是每次他满怀着期待又忐忑的心情走进书店,到最后都是失落地走出书店。终于有一次,他走出书店的时候忍不住失笑,是那种很落寞的笑,他在心底嘲笑自己的傻,但是却默默地下定决心下个星期还要再来一次,如果下个星期还是遇不到她,那么他就要停止自己现在这种像笨蛋的行为。

这一个星期,他每天都过得很郁闷,焦躁的心情让他脸上无法出现微笑,他的同事都以为他失恋了,他苦笑,在心里想:如果真的是失恋的话,也是失了一场连开始都没有的恋。终于熬到了星期三,他特意搭配了穿法,却害怕被看穿自己的刻意,于是到最后搭配出来的是一身casual却不失帅气的穿法。当他拖着行尸走肉般的身体走进书店时,他不禁在心里咒骂自己,为什么上个星期要做出那样的决心?万一今天还是遇不到怎么办?然而当他抬起头,心头一阵狂跳,他怀疑自己在那一刻会因为心脏跳得太快而窒息,当然他没有。他挪动着因为狂喜而有些发抖的脚步往那个熟悉的身影接近,她还是那么认真的神情,但是这次她捧在手上翻动的是一本外国翻译文学小说《明星片杀手》。

“嗨!”他拼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淡且普通。

她抬头,看着他,眼神里有些茫然。那一刻他心里真的有一种感觉,很想一头撞死算了,因为他看出来她并不记得他。

但是过了几秒,她的眼睛突然笑了:“嗨!你是XX的朋友对不对?很像之前见过你几次。不好意思,太久没有见到了,刚才一时想不起来。”她有些害羞的笑容、有些不好意思的语气,都让他心头狂跳。但是他脸上那个弧度控制得刚刚好的礼貌的微笑,却让他看起来很淡定,还故作姿态地说:“是啊,好久没有看到你了,刚才我还在担心我会认错人呢。”

她笑得很开朗:“你来买书吗?”

不是,我是来跟你偶遇的。他在心里想着,但是开口却说:“不是,我来买一些文具。你很像很喜欢看书?”

她的脸上还是挂着那个阳光的笑容,但是却歪了歪头,多了些许疑惑:“你怎么说得很像在书店遇到过我很多次一样?”

糟了!说错话了!他有些失措地道:“哦,因为刚才看你看书看得很认真啊,我还在考虑是不是要打扰你呢,哈哈。”

她的一边嘴角弯起了一个弧度,若有所思地说:“是啊,我喜欢看书,而且是这种实体书。虽然现在有些书都可以上网download e-book或是一些txt,但是我还是喜欢有实体书可以一页一页翻动的感觉。”

“哦。。。”说完,他突然有些尴尬,总觉得他不愿意结束与她的话题,但是他却实在不懂得聊天。她似乎看出了他的尴尬,很体贴地开口了:“你今天打扮得很帅哦,去约会吗?”

不是,我是为了你才特地打扮的。但是他没有这么说,只是很认真地回答:“没有,我没有女朋友。”说完,还怕她不相信,强调了一句:“真的!”

她“噗哧”地一声笑了出来。他看到她的笑,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离开了书店,他们一起来到Earthlings Coffee,两个人都各点了一杯热摩卡。她说她很爱喝咖啡,如果一天没有喝到咖啡,那她会很痛苦,她说她平常都喝黑咖啡,用咖啡粉泡的那种,可以喝到最纯粹的咖啡味。她还说她上个星期刚从台湾回来,台湾那里的景色有多美,她还遇到了三级地震。她说着很多她的故事、她的经历,而他,一直都只是就静静地听着,脸上挂着的还是那个招牌的礼貌微笑,他不想打断她的话,因为他是那么贪婪地想要知道所有一切关于她的事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得越多,他却感觉她越神秘。

突然,空气安静了,他也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他有些慌,心里在拼命想着要挽救这个冷场。

“那个。。。”她有些局促地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吵?”

“啊?”他有些惊讶:“不会啊!怎么这么问?”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因为我突然发现我一直在叽叽喳喳说个没完,你却没说几句话。所以忍不住突然想,你是不是其实只想要静静地喝一杯咖啡,我却一直在旁边吵个不停?”

他慌乱地解释着:“不是啊!我。。。我反而在担心你会不会嫌弃我太安静,因为我不善言辞,也不懂得找话题,真的,我不觉得你吵,我很喜欢听你说话。”

“你很喜欢听我说话?”她突然睁大眼睛,右手托着下巴,歪着头看着他,玩味地笑着。他像是一个做错事被抓到小辫子的小孩,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脸上的礼貌的微笑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惶恐。她又是一次“噗哧”地笑了出来,他有些看傻了,脱口而出道:“我也很喜欢你的笑容。”说完,她突然停住了笑容,他有些后悔自己的脱口而出,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尴尬。

“其实。。。”他突然鼓起勇气开口了:“今天不是第一次在书店遇见你了。”他留意到她惊讶的表情,他继续说:“之前也有在书店遇见过你,就是你买《超级表达力》那一次,只是那一次我没有跟你打招呼。”

“哎呀!被发现了!”她夸张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有些表演式地表达:“被你发现我其实也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了,哈哈哈!”

“你很在意别人的看法吗?”他猝不及防的问题,让她有些呆住了。她看着他深邃的眼神,她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刚才说了那么多话,其实都是一些没有灵魂的词语。她轻叹了一声:“是啊,我以前也跟你一样,很安静,很低调,但是我很崇拜那些会发光的人,他们总是可以成为全场的焦点,我也想像他们一样。所以我很努力地学习表达,只是希望自己可以被看见、被记住,这样至少会让我感觉自己没有白活。我很在意别人的看法,我希望我在大家的心目中是最好、最阳光的、最会说话的,我不希望有一天当我死掉的时候,别人在哀悼我时,想不起来自己是什么样子的人。”她越说越小声,说完了无奈地笑了一声,问:“我很虚荣,对吧?”

他温柔地笑了笑,温婉地说:“不会啊,我以前其实也跟你一样,拼命地想要讨好别人,拼命地想要给别人留下很好的印象。只是后来我突然发现,我活得好累。我想要为自己而活,顺从自己的心,所以我不再想要为了讨好别人而改变自己,或是勉强自己活得那么累。我觉得,做回自己,更容易找到知心和聊得来的朋友哦~”

她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真好,你都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他眼底的光突然变得很强烈,磁性的声音温柔地说:“我很久不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了,直到遇见了你。”他顿了顿,继续道:“我现在,很在意你对我的看法。”她突然有些不知所措,她感觉自己猝不及防地跌入了他深邃的眼神里。。。

那次的谈话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起了微妙的变化,那是他乐意促成的变化,却是她拼命逃避的漩涡。她努力营造的神秘感,在他的面前似乎被他一览无遗。她不喜欢这种被人看穿的感觉。他可以感受她的不安,于是他拼命地想要给她安全感,他希望她可以更自在。但是他越对她好,她却越想要逃。

她的女生朋友的男朋友率先察觉到了他们俩的异常,于是有了以下对话:

“不要招惹她,她不是那种你想象中的女生。”

“那她是什么样的女生?你告诉我啊~”

“她没有你想象中的脆弱,她也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坚强。总之她很难搞,你再这么下去,只会让你自己辛苦。”

为了她,我愿意辛苦啊!他的心中在呐喊,但是却没有说出口,他只是低下头,沉默。

“她只交过一个男朋友,是她的初恋。”朋友顿了顿,继续平静地道:“过世了。”

他震惊地看着朋友,眼睛瞪得超大。

朋友用食指轻轻敲着桌面,似乎在思考要怎么更加平静地叙述这件事:“她的初恋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于是理所当然成为了团体里最瞩目的焦点,所以难免身边会有些狂蜂浪蝶。但是男孩从来不会有任何越轨的行为,男孩很爱她,这点我们这群朋友都看在眼里。我们一直觉得他们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她一直都是很安静的女生,安静到如果没有认真留意的话,你都会忘了她的存在,她的存在是那么的低调。但是男孩和她站在一起,却毫无违和感,他们显得那么天造地设。”

听到这里,他耳边响起她说过的那段话:我以前也跟你一样,很安静,很低调,但是我很崇拜那些会发光的人,他们总是可以成为全场的焦点。。。

朋友呷了一口咖啡,继续说着故事:“那段时间,男孩迷上了big bike,总是会跟一群他们的gang到山路飙车,男孩说他享受那样的刺激。她一直很反对,她觉得那样很危险,可是男孩在这件事情上,反常地完全不理会她的感受和要求,男孩甚至批评她,说她太沉闷了。这件事对她造成多大的打击,我真的不清楚,我只是听我女朋友说,她那天哭得很惨。”

不知道为什么,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手里的咖啡杯,也许只是想把多余的力气分散到心以外的地方,因为他的心。。。有些抽痛。

朋友叹了一口气:“也是那一次,男孩再也没有回来。男孩在山路飙车的时候,打滑摔下了山坡。”

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杯里的咖啡因为他身体的震动洒了一些出来,他没有擦,只是注视着他的朋友。

朋友做了一个深呼吸,艰难地继续道:“那时候的我们都太年轻,都以为死神离我们很远。直到男孩的意外发生,才突然意识到原来生命这么脆弱。听到男孩的死讯,她反而没有哭,但是我们却更担心她,因为看着她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联想到的词,是‘麻木’。男孩的葬礼过后,她从一开始的沉默寡言,慢慢变得多话了,渐渐变得爱笑了,甚至成为了我们当中最开朗的那一个人。但是。。。有一次喝醉酒,她哭得很惨很惨,说她过得很辛苦,但是她必须这么活着,因为男孩嫌弃过她的沉闷,她希望自己可以跟男孩一样,很阳光,会发亮,她要连男孩的份一起活着。”

他放下了咖啡杯,因为他害怕杯子会因为他持续的用力握着而碎掉。他突然觉得胸口很郁闷,像是有块很重很重的大石头压着,他沉重地呼吸着。

朋友注视着他的眼神,说:“那次喝醉后,她断片了,完全不记得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我们很有默契地绝口不提,我们曾经努力地想要给她介绍新的生活和人选,但是每一次都看到她为了配合我们的‘好心’,把自己弄得更累。直到有一次,我们终于明白了,男孩不单单只是她的初恋,也成为了她的‘唯一’。所以我们都没有再给她介绍对象,她反而跟我们相处得更自在了。”

故事说完了,但是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只感到此刻的呼吸很是困难。

朋友重重叹了一口气:“我们谁都不知道她还需要多久时间才能走出来。我当然也很希望她可以因为你得到拯救。但是,你难道没有感受到她最近变得没有之前那么快乐了吗?”

他忍不住反驳:“她之前的快乐都是假的!”

然后,两人陷入沉默。

他突然想到第一次见她,她盈眶地在唱的那首歌:

感受风的温差 和人世的无常 一个人在蔚蓝海岸上 送走你带我看的夕阳

你开车的模样 你吉他的指法 你每天清晨的咖啡香 有多少怀念被你留下

天上死去的星星 依旧在夜空闪亮 穿越千万年的光 陪伴在我的身旁 为一场燃烧留个念想

曾经美好的爱情 美好了我的模样 任谁都无法想象 我失去了天堂 却得到美丽的翅膀

然后,他想到朋友的那一句:男孩不单单只是她的初恋,也成为了她的‘唯一’。

他突然有一股冲动,满腔怒火很想宣泄出来。他不顾朋友的惊恐,几乎是用冲的冲出咖啡店,朋友后来说,他当时的表情就像是突然找到自己的杀父仇人,要赶去报仇一样,朋友第一次见他这么激动。

他找到女孩,不顾她满脸的错愕,霸道并用力地把她拥入怀中:“我爱你,是你想象不到的深爱。尽管我知道我对你的爱是你的压力和负担,但我还是忍不住想要给你我全部的爱。”他一股脑地把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憋了一肚子的话全都说了出来,他说着第一次见到她的感觉,第二次见到她的惊艳,第三次偶遇的情节,所有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慌乱的表白是怎么结束的,他只知道她轻轻地把他推开时,她已经泪流满面,却带着微笑。她说她没有办法接受他的感情,因为这样对彼此两个人都不公平。她说她的公司有一个项目即将在英国发展,而她也已经毛遂自荐要到英国负责这个项目了,她优秀的办事能力让公司毫不犹豫就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说她也很想忘记过去,所以她希望可以换一个环境。他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他忍着心里的痛,嘴角再一次扬起了弧度刚刚好的礼貌微笑,祝福着女孩。她说她已经开始收拾行李,后天的飞机。他还没机会开口说话,她已经先嘱咐他不用去送机了。他眼底的那道光黯淡了下来,她甚至不愿意告诉他她去的是英国哪一个地方,英国明明那么大,她却说得像是只是去伦乐的一个小镇的那种感觉。他知道她不愿意说,于是他也不愿意勉强。他和她礼貌地道别,祝福着对方,他转身的那一霎那,她把门关上,于是两个人的世界彻底被阻隔了。。。门内的她在无声地哭泣,门外的他没有哭,但是他有点明白了朋友说的‘麻木’,原来真的有一种伤痛,是痛苦到连眼泪都是一种奢侈。

——————五年后——————

“你跟她还有联络吗?”面对朋友的疑问,他笑着回答:“这五年来都没联络。”

朋友拍拍他的肩膀:“至少我看她的脸书,她过得还不错。”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真的过得还不错吗?点开她的脸书,他发现她拍的大多数照片都是在船坞或港口拍的,有一些在中国城的照片,身边会有一群当地的白人,她笑得很灿烂,但是他总是忍不住猜想那个灿烂的笑容底下,那颗心究竟痊愈了吗?如果自己不预期地出现在她面前,会不会反而勾起她的伤痛的回忆?他突然很妒忌那群白人,他妒忌他们可以离她那么近。

因缘际会,在那年的十一月,他受邀来到英国参观一个供应商的工厂。公事办完后,他忍不住心里的躁动,从伯明翰搭了将近两个小时的火车来到利物浦,在她拍过照的艾伯特码头绕了几圈。他希望自己可以走过她走过的足迹,这样让他感到自己至少跟她有了一些共通点,尽管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接下来,他漫无目的地走着路,心里期望着可以跟她有一次久违的偶遇,他甚至在心里开始幻想,如果真的遇到她,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走过大教堂,他来到利物浦的中国城。走着走着,他在一家有一个“蜀”字的川味餐厅前停了下来,吸引他的是餐厅的玻璃上印着“火锅”这两个字。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当时的温度应该只有7到9度,对于像他这样来自马来西亚热带的国家,他实在是吃不消。他不禁又在想,这几年她独自一人在英国,像这样寒冷的时候,她习惯吗?还爱喝咖啡吗?英国的咖啡会不会跟马来西亚的不一样?

“好久不见~”突然,他听到了一把熟悉的声音。他一开始以为是幻听,但是当他猛地一转身,遂笑开了颜,回道:“好久不见~”

他顿了顿,忍不住由衷地说:“我好想你。。。”




慕星
发表了 9 篇文章 · 被 0 人关注 · 收获 795 喜欢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