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 2318 夜光 生活故事

12 分钟 · 2942个字

她说她需要动手术。轻描淡写,却是更让人震惊。

中午,她突然打电话给我,问我待会儿有没有空载她到医院做检查。当时正在吃饭,便答应了她,但必须等我先把午餐给吃完。没问题,她是这么说,很是感激。也提到她其实尝试用即时通联络我,无奈我并没有24小时全天候打开手机上网,所以才决定打电话。通常我是一只蜘蛛,常常挂在网上,但最近因为误解了某电信公司的上网配套,结果三两天就把至少2GB的数额给用尽,只剩下500MB左右撑多三个星期。

在这之前,我也接过她到医院去做健康检查,似乎是普普通通的健康检查。我们本来不该有任何机会见面,因为自己决定在这两个月的长假不回家,继续逗留离家少说也有480公里直线距离的地方。正是如此,才有机会与她碰面。

她和我没有任何交际点,科系不同,所参加的校内活动也不同,家乡更是不同。她大老远从摩洛哥来到这儿升学,认识了我一个同是国际学生的朋友,基于朋友的介绍,我们碰面了。

首次见面,她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个乐观、活泼的女人。刚开始不知道她是国际学生,只是发觉她说英文的口音好奇怪,而且开口闭口都是英文,让我开始怀疑起她并非本地学生。通常,戴着头巾的女人,如果不是用国文交谈,就是使用着所谓的“砂拉越国文”,带有许许多多我不怎么听得懂的字眼,对于一个已经距离首次登陆有两年的我,至今无法好好听懂他们所说的“砂拉越国文”感到汗颜。

直到,向她问了家乡处,她才说出她事实上并非本地人,源自于摩洛哥。真的很活泼,不停地赞扬这一片土地。她也是第一个让我首次真正道出自己对古晋的感觉,或许因为她不是当地人的关系,所以没有白色谎言出现的理由。某一回,当地的教授在班上不停地说出古晋的好,无论是从人,还是地方,他都赞不绝口。直到他突然向我抛出一道问题:“你也觉得古晋不错对不对?”真的,难以启齿,不过他马上了解我内心的答案,便不要求我的答案了。

她说起古晋时双眼发亮,对于这一片土地是多么的热爱。虽然不是古晋人,但也为自己是大马人感到骄傲。喜欢大自然的她,对于古晋这并非如首都吉隆坡,完全都市的地方,列为她最想居住的城市之一。依然能够看见大自然的大道,特别是从大学驱车入古晋市的那一条路,她一路上很是兴奋,说这些草草木木对她来说是一种宝物。说起她的家乡,倒是没有如斯景色。

“那你为什么不喜欢古晋呢?”

不喜欢城市。繁忙、塞车,特别是每一回的下班时间或者午餐、晚餐时间,加上大学开学后,车龙现象是常见的事。她笑道,自己的家乡更是严重,平常时段只要七分钟的地方,一旦来到繁忙时段,少说也要塞个半小时一个小时的。也因此,古晋对她来说很是吸引。

短短的路程,让我对摩洛哥这遥远的国度有了一些想象,不敢说是了解。

那天过后还带了她和她的朋友们到附近的购物广场去。肤色本来就不白皙的她,站在她的朋友们之间有点鹤立鸡群的感觉。其他的全是国际学生,清一色黝黑的皮肤,听起来完完全全就是电影里听过的美国黑人说英文的口音。

这回再次接到通知,希望能够载她去医院做检查的时候就觉得有点奇怪。上一回才刚做健康检查不久,怎么的又得到医院报到一次?我提出疑问后,她给了个不完整的答案:女性健康问题。

当时自己手上抓着方向盘,她问我她的脸色看起来如何。我望着她,不敢停留太久,继续望向前方。她的肤色并无苍白的迹象,唇色看来也有血色,不像是个需要到医院去做检查的病人。她很开心地说早上的她感到体虚,服了点药,还吃了维生素丸,或许正是因为这些药物才会让她比较好些。但,她还是很活泼。

快抵达医院了。她要我在路旁让她下车,不需要绕一大圈把她放在医院门口。于是,她下车后我也驱车准备回去冲个凉,好好歇息一会儿等待她的健康检查结束。这段没回家的期间,因为宿舍不允许学生于假期时段留宿,只得寄人篱下。快抵达友人所租的房子时,她发了信息,说是已经检查完毕,于药房处等待药方。

U转后赶回医院,她对此感到抱歉,说是自己没料到刚好医院没有其他的病人,让我回去了又赶回来。没什么的,我这么回答。

基于宿舍费激增,她不得不搬离宿舍,下榻于校园附近一带。她提到自己的宿舍租金,基于国际学生的关系,比起本地学生还要昂贵许多。然而,她新租的房间,或许有点小,但有间属于自己的厕所,房租更是廉价,同时也是一栋只租给女租客的大楼,让她能够安心。她提到自己的新房间,比起她之前下榻的校内宿舍楼,还要更接近她的系分院,快把校内宿舍损得一文不值了。

“如何?妳的健康检查?”

她说她单单是今天的咨询费就已经用去了六七十令吉,我“哇”了一声,她便谢天谢地那般,感激这儿的专科医生咨询费不如她家乡一般昂贵。她提起家乡的专科医生咨询费,两百令吉起跳时让我更多理由热爱这一片土地。先前,她也提过古晋的生活费用不高,是她啧啧称赞的其中一点之一。

“医生说是要动手术,如果是疾病A的话,大约四五千令吉。要是这段期间病情没有好转,换作是另一个疾病的话,大约要六七千令吉。”

她表明自己想要等待家乡那一方面的消息,要是家乡的手术费比较廉价的话,她会等到明年二月飞回去后才接受手术,这段期间就以药物来压抑病情。想起她家乡的生活费,自己不抱有任何希望,却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她。

一个人,飘洋过海来到遥远的地方求学。一个人,在这不熟悉的地方动手术。

想着想着,真的有所伤感。然而她,听着电台播放曾沛慈的歌曲时,突然很是兴奋地说话。

“‘个人’是指一个人吧?”

发音很不准,但因为那首歌曲,让我听明白她所说的“个人”是什么。她学过汉语,可惜基本上都已经“完璧归赵”,把所学的都还给讲师了。依稀记得“不是”的意思,还有的就是刚才那首歌无意间听见的“个人”。

她认为公共交通工具是古晋的诟病,提起中国的公共交通工具,单单是去同一个地方就有好多种方式。不过,她也补充道,为了能够买上春节时期的火车票,至少两个月前就得买下,而且大排长龙。这是身为大马人的我,难以置信的情形。

“你工作后打算买什么牌子的车子?”

或许日本车子吧?她有点惊讶地问我,为什么不选择宝马或者马赛地。隔了两秒,她才解释道摩洛哥的车子并不算昂贵,比起大马的车价还要便宜多,所以宝马这一款式的车子在她家乡常见。她提到普腾和第二国产车时,让我莫名的羞愧,于外国学生面前无意中贬低了国产车。这羞愧感并没有逗留太久,很快地就被下一个话题给打退了。

论到大马的升学管道,她说这儿有好几所外国大学的分校,让大家能够在大马修读,然后再转到外国继续深造,从中剩下了一大笔费用。好奇我本身的意愿,排除经济能力之下,选择的会是本地国立大学还是私立大专。也提到一些外国学生选择这样的方式,到大马深造,取得外国大学的文凭。尽管这不干我事,也对自己的根本感到一丝丝的骄傲。听过一些外国学生对大马的批评,还有更多本地人的无奈,然而她对大马(更多是古晋)几乎一面倒的赞扬,算是继奥运奖牌后,为这八月的独立月增添更多美好吧?

把她载回她的住所时刚好遇到她的房东,是个微胖的华裔男子,正在和别人说电话。她很是兴奋地向房东招招手。我想,活泼、乐观就躲在她的血液里,流遍全身上下。

下车前,她掏出一张五十令吉的钞票,说是要付我三十令吉当作油费外加感谢。然而基于自己的皮包里没有足够的零钱,能够很好地婉拒她的心意。

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不过见面几次的国际学生写下这篇文章。我想,我真的很喜欢她这个朋友吧?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