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夜还是三天三夜(三之二)

阅读 759 夜光 旅游点滴

9 分钟 · 2284个字

虽说早上的行程是到首都一小时车程开外的地方爬山,终究难唤醒彼此的斗志,完完全全屈服于那被窝当中,十足十的年轻人哪。成千上万个赖床的借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准备全新一天的早餐,大家才甘愿离开被窝。就连前一晚放话要早上七点到健身房的友人,也和大家一同当个“窝囊废”。

六个人,一同挤进一辆车,我也顺势地靠在椅背上打盹。友人提起这座山时,信誓旦旦地说他朋友爬过这山路都是柏油路的山,相信这座山没有多艰难,直到我们抵达了目的地后,总感觉他给朋友坑了,又或是他朋友智商有点问题,单单只是入口处便是油棕园黄泥地,哪来的柏油路啊?

于是,打从大学毕业后,又是熟悉的爬山队,再次出发。以往能够遥遥领先的友人,似乎也因为多日不运动的生活作息,不停地喊喘、喊累。一路上有点犹豫不决这座山的山路是怎么一回事,到后来庆幸这已经成了“旅游踏青胜地”的人潮,加上大家的赖床,只要跟着下山的人潮爬上山就行了。

若是大学时期的自己,大概会边爬山边拍照吧,但当下自己只想好好享受这难得的登山之旅,甚至有点自不量力地选择崎岖不平的山路,拉着那条登山绳,手脚并用登顶,纵然那并非真正的山顶,却也满意了。顺着另一条山路走下山,竟然开始上气不接下气,坐在树荫下的大石头,感觉有种晕眩,四肢发麻。坐下又无法让自己恢复,起身在附近转一转又觉得没有改善多少。

陪我下山的友人闲着无聊,打开手机开始玩手游,我则在一旁努力恢复,看着刚爬上山的一对日本父子俩,后来也看着他们下山,儿子打量那些在地上爬行的红蚂蚁。父亲也蹲下,和他一同看着,友人笑说,不知是否因为日本没有蚂蚁,他们才能看得出奇。后来大家也陆陆续续下山了,我们也和这对日本父子俩一同下山。看着那可爱的日本小男孩,总能让我想象他们穿着动漫里小学生的制服,顶着一顶小黄圆帽,背着那看起来硬邦邦的红色小背包,又或是黄色肩带背包。

接近山脚处的两只小狗依然在那儿,不停凑近母狗,想要咬住它的乳头,但母狗不停将它们甩开,直到最后母狗也放弃挣扎,直接逃离现场。固然小狗可爱,时间还是不等人的,大家下山去了,也看见在入口处收入门票的母子正在收拾档口,准备打道回府,尽管游客还没离开。

大家饥肠辘辘外加满身大汗地坐进车子里,浩浩荡荡出发到下一个地点,在这之前先在路过处找个地方安顿肚子的情绪。停好车后,走到看似不难吃的咖啡店坐下,服务生走来点餐,看她仓皇不定的样子,还真想把她手中的笔记抢过来,我们自己写下来想点什么食物、饮料算了。和友人一样点了云吞面,云吞面档口老板娘声称没有肉碎。反正云吞面的重点不是在于肉碎,便没有多做思索,叫她拿别的东西来取代便是了。

上桌了,服务生说这是一碗云吞面,看着那碗面,再看看汤,一点云吞的样子都没有。这才恍然大悟,老板娘所说的没有肉碎,不单单指的是撒在面上的肉碎,还包括云吞的肉碎馅。我们六人,分别来自北马和南马,但没有一个人能在当下听明白老板娘的意思。取代云吞的是一颗鱼丸和一颗肉丸,但逆来顺受,吃饱再说吧。直到友人的麻辣云吞面上桌,我们才更明白老板娘的意思。

只有一颗肉丸作为云吞的替代品。

随性。这就是随性。老板娘的意思浅浅,便是老娘给什么,你就给我吃什么。大家虽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有一件事情大家都很认同——千万别让那位服务生来结算。最后老板出面,这个多少钱,那个多少钱,很快的便处理完毕,大家也离开了。原本最后一个目的地是黑风洞,在大家懒散的情况下,到下一个目的地——石拿督公庙后便回到那单身公寓了。

途中,经过据悉著名的男朋友椰子沙冰,但大家更怕那恐怖的人潮,加上这炎热的天气,怕是还没点餐,自己已经蒸发了。但,石拿督公庙的人潮也不少,外加某中学社团活动,更是络绎不绝。也正巧遇上好心的大叔,不忍心看友人因为没有三脚架而笨拙地摆放手机,毛遂自荐,帮我们六人拍下难得不是自拍的六人合照。

因为友人听见了在庙口附近小贩的鼎力推荐,决定再试试运气,回去找“男朋友”的踪影。但这回单单那条路都已经有点小塞车了,大家在没有“男朋友”的情况下回到了单身公寓。其中一个友人有事需要暂时离开,另一个因为订了机票,休息了一会儿后也离开了。六个人,剩下四个人,慵懒地陶醉于单身公寓的舒适,直到饥饿战胜了懒散,朝朋友推荐的又好吃又便宜的韩国餐迈进,不料天不作美,原该到轻快铁站去的我们,到了比较靠近的单轨快铁站后,马上下起倾盆大雨,直叫人情何以堪。站在快铁道路表前,犹豫不决,究竟应该死命前往韩国餐,还是认清事实,到另一个地点去用餐。由友人抛硬币决定,我们四人搭上单轨快铁,却发生一件小插曲——其中一位的充值卡里边金额不足,但单轨快铁即将到站。他匆匆忙忙地赶到柜台处加额,趁单轨快铁还没关门前闯进来,简直是“速度与激情”啊!

而后,雨停了。从遥远和麻烦的转站,决定提前下车,到另一个购物广场去寻找晚餐的踪迹。恰好,该购物广场似乎正举办解密游戏,但大家更想知道解饿餐厅,拿过那眼花缭乱的目录,定下晚餐地点。

今晚吃鸡。

逛街是一件苦差。你能够运动一个小时,但逛街半个小时却是完完全全另一回事。拖着疲惫的身躯,挤进那单轨快铁,走回公寓,冲了个热水澡。友人看着我那“煮熟”的脸孔,忍不住评论一番。因为肌肤较为敏感,容易晒伤也容易因为热水澡而皮肤干裂、通红。所幸没有变得多黑,要不回家后免不了唠叨。有事先离开的友人一回来的场景即是——四人全躺在各自的床褥上。直呼原本的公寓单位,成了大家的养老院。

于是,大家累了也就睡了。那晚,友人打呼声一响起,我们以为他已经就寝时,他会马上醒过来说他还没睡着。还真幸运,没有趁他打呼时多说几句坏话。那晚,反而是前一晚太早睡的两位,看着我们躺下准备睡觉。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