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三夜还是三天三夜(三之三)

阅读 722 夜光 旅游点滴

7 分钟 · 1675个字

第三天的早餐,是一道难题。友人在庙附近的档口买了粽子,用微波炉弄热,解决。而我和另外一个,一同下楼去,在公寓底楼的便利店买早餐,解决。至于剩下的两位,我实在是想不起她们的早餐是怎样的。

其中一位也要离开了。拖着行李,和我们一同走到轻快铁站去,因为地点不同、方向不同,再三确认转站路线后,轻快铁也到了。后来,她发来信息,说是转机时恰好碰上贵人,不然她会搭上开往另一条方向的轻快铁,最后也因此错过了回程巴士。

那吃不上的好吃实惠韩国餐,这回到了正确的地点,可也因为公共假期老板要多赚点,当天没有实惠的韩国套餐。转啊转,到了日本餐厅。纵然是认为连假会减少首都人潮,但在吉隆坡阳光广场,依然是风光明媚,依然是人山人海。走到户外,尽管那阳光是很毒辣地刺激你每一寸肌肤的癌细胞,大家还是快乐地找出完美的地点,拍下永恒。要不,便是手拿着手机便携式镜头,向每个看起来有兴趣的游客兜售产品。

大学时期的自己,或许会对眼前的一切起了贪念,想以手上的那台手机,将这儿的一景一物都搜刮到手机的存储卡里去。当下,只想好好地感受这种清闲,也难怪友人说我果然是个会二话不说,独自去旅行的人。无拘无束的美好,若非琐碎的日常,又怎能体会得出其美妙之处?小时候只想追着时间的尾巴,摆脱父母的手。直到握着自己双手的父母,渐渐放开时,反而是自己不愿松开,想要抓住那种温度。

在我抵达首都前,友人曾想要到黑风洞去,不料天不作美,只得延期才来。我们决定乘搭仅有的选择——火车到黑风洞去。乘搭火车一直以来都是我最不想要的交通方式,但除了火车之外,你就只能选择乘搭兼职当菜贩(俗称“砍菜头”,泛指“漫天开价”)的司机,或是长途价钱也不菲的电子召车服务。至少,等待的途中,身旁还有人和你聊天。

透过火车那碎了的车窗看见什么叫做天气变化。原本的晴空万里,化作成千上万的水珠,看来是黑风洞之旅受到了诅咒。原本打算开车前往黑风洞的第二天,却因为懒散而放弃。如今,老天爷狠狠地打脸我们。还没抵达黑风洞之前,我们下车,到另一个方向的月台去等待,自然又是一段生命慢慢消逝而去。

老天爷真的痛恨我们的懒散,于是在回程的火车当儿,雨渐渐停了下来,也因为火车的龟速,让我们根本不可能再回到黑风洞火车站去了。兵分两路,我和另外一个友人先回公寓,另外两人到谷中城去消耗体力。回到公寓,两人的懒散病发作。原定晚餐到星光大道去解决,变成谷中城的那两位外带食物,口口声声地不服老,行为很诚实一而再,再而三地出卖自己。

六人,第一晚后走了一个,第二晚后也走了一个,第三晚时又走了一个,剩下我们仨,于公寓单位度过最后一晚。友人拿出剩下的两瓶苹果酒,对那瓶盖是一筹莫展。另一位提起刚离开的那位是如何用剪刀来打开,无奈我还是无法顺利打开,最终不得不向万能谷歌求助,方得知自己徒有力气、工具,用错了方式就是一无所获。经由优管视频示范后,两瓶酒,轻松打开了。

那晚,友人从第一天便开始大声囊囊的恐怖电影观赏,总算实现了。她提出了某个惊悚片,只记得大纲而忘了电影名字,以谷歌的能耐,最后还是找出这部电影。三人,坐在一台手提电脑前,努力听着电影那微弱的声量。电影放映不久后,开玩笑说,若是中国大陆的恐怖片,哪怕再怎样灵异的现象发生,电影结尾必然是以“有人搞鬼”或者“精神错乱”来解释所有灵异现象。

当那位一直想要观赏恐怖电影的友人,总在紧张刺激的关键之际,下意识地双手捂住耳朵,整部电影瞬间成了喜剧。友人再三强调“某个东西”抓住了他们,结果电影却是以“无鬼怪”来结束,坏了友人对这部电影的期待,那晚如同电影一样,草草结束了。

最后一天。

踏出公寓单位,带上行李,离开了这单身公寓。到新中央购物广场去吃最后的午餐,转回吉隆坡中环车站,差点因为任性而搭上价钱较为昂贵的机场直通车,到南湖镇终站去。和友人俩,一同坐上火车,前往同样的目的地去。

纵然预料正确,无需事先订票也绝对能搭上回程巴士,忘了回程巴士也是从家乡开往首都。两点钟的巴士,延误了一个多小时后,总算坐上巴士,安稳地回家去了。平凡无奇的旅程,正是因为有了不平凡的人,才独特。耗了几天的游记,下定决心后,总算完成。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