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念

阅读 1878 林家女孩 小文暖

5 分钟 · 1132个字

【我以第一人称述说当事人的感觉,内容纯属虚构。想告诉亲人当事人现在过得很好,不用担心。】

我走了。没有再见。

躺在病床上的我动不了,剩下眼睛还能吃力地张开,看看身边吵吵闹闹的你们。谢谢你们还在,赶走我的孤独。左看看,右看看,心里一直期盼的两副慈爱的脸孔不在,酸酸的味道在喉咙滋长。

房间还真是热闹,我的耳朵还能听见你们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无奈的是虚弱的身体提不起一丁点力气回答。时间像沙漏一样一点点流走,我的呼吸也随着沙漏渐渐归零。我要离开了,心里很害怕,爸妈没有在身边,我想说一些撒娇的话也不能。向爸爸撒娇生病吃的药好苦好苦,怎么没有买糖果给我;向妈妈撒娇肚子好痛,头好痛,全身好痛,能不能吹吹,然后就好了?

二妹问我要喝果汁吗,我生硬地点头,那个味道我极其喜欢,是葡萄汁,酸酸甜甜的。啊,原来我还记得那个味道,之前化疗的时候,味蕾只尝到苦涩,吃什么三珍海味都一样。

听见5妹啜泣着说来世还要我做大姐,她做妹妹,我没来得及回她,奶奶就牵着我的手走了。我想说的是,我才不要再当大姐,你们这些小瓜小时候都给我添了不少麻烦,我累了。下一次换你当大姐吧,我做妹妹,让你感受做姐姐的不是只有威风,穿的都是新衣裳,大姐的责任是要看好你们,让你们快快乐乐,健健康康地长大。我认不了几个大字,只会写自己,父母,还有你们的名字。我把上学的机会让给你们,然后出外工作帮补家里,谁叫我是大姐。以前唯有儿子能吃鸡肉,女儿只能啃鸡骨。家长偏心儿子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然而你们几个哭花了脸,要求我买后街啊福伯卖的烤鸡翅。当时候一对烤鸡翅售价1令吉20仙,而我的薪水几乎都交了你们的学费,剩下零零散散的拿去喂小猪了。东凑西凑了才敢来到档口钱和阿福伯买。妈妈为此还唠叨我好几天。不过看见那心满意足的脸,我的心啊好似开了好多花,微风吹过,在那儿左右摇摆。

看见奶奶的那时候,微微失神,明白该走了。在她牵起我的手离开的那一刻,奇迹的是我不再虚弱,反倒年轻了几十岁,健步如飞。

“大姑姑刚病逝,昨天清晨在房里走的。”妈妈打了通电话给我,要我回家见她最后一面。心里有些苦涩,脑袋里姑姑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的画面化成眼泪在眼眶打转。胰脏癌还有二度中风夺走了她的生命,我很难过是不仅因为舍不得,更心酸的是家中二老尚在世,无论是叫得出的痛还是还是喊不出的酸,红红的双眼抵过千言万语。突然好想问大姑姑,灵魂离开身体的时候,你看能见我们吗;有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吗,他们会不会很粗暴,硬硬把你拉走?;离开了,身体还会痛吗?我怎么像小孩一样好奇。

有一座桥在前方,队伍看不见尽头,大家都走得很慢。林碧玉,六十有三。低头走路的时候听见有人报我的名字,抬头只见有人递过一碗汤,耳边响起一把苍老的声音:“恩恩怨怨一拍两散,来世好好做人。”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