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勾

阅读 1966 夜光 爱情森林

6 分钟 · 1364个字

我告诉你啊,阿哲他今天真的超逊的。分明不能吃辣,还点了最高辣度的麻辣面,才吃了第一口,就已经冲凉一遍了。

 

他把讯息发出去后,单个灰色勾勾。对方还没打开手机上网数据,他已经能够想象她会回复些什么了。阿哲是出了名的大炮王,总是炫耀自己与真实的自己完全相反的地方。不能吃辣,却说自己很能吃辣,结果当天点了麻辣面,面吃了一口,饮料倒是喝完了一杯。

 

他不急着收到回复,只是习惯和她分享。从大一开始认识,两个不来电的陌生人,于这所大学校园邂逅,掀开人生的另一章,可这是一点也不浪漫的故事。双方个性相似,谁也不饶谁,认识不久便开始一连串的斗嘴。斗嘴原因直叫人不敢恭候,难免会让人觉得这两个根本还在幼稚园里牙牙学语。

 

渐渐,他们学会包容彼此,由第一学期的三天吵小架,五天吵大架,到第三学期的无话不说,形影相随。偶时,他会听她的发牢骚聊心事;偶时,他会告诉她内心的气候;偶时,他们俩会潜逃到外用餐、逛街。消息,又或者可能是谣言,开始流传。他不想多做解释,大家只是抱着看热闹、聊八卦的心态试探,只有越描越黑,没能真正解脱。他一开始也不相信谣言,直到有一次她发来了信息。

 

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安逸的生活过得太久,会让人开始对周遭变化麻木,未能做到居安思危,时时刻刻做好心理准备。他愣了,但回复不太难,表情管理不需要做好,表情符号会帮忙。时间会证明一切,谣言不攻自破,但他并没有预料到时间给的答案竟是这样。他不花上几秒钟便做出了决定,开始慢慢淡出她的生活,而这也并非全都是他一人的决定。

 

黯然,自怜。一次假期他突然收到她的语音信息。她抽泣地把话说完,顿时让他陷入两难。介于良心和自私之间,他该如何做出抉择?

 

再给他多点时间好吗?别太快下定论。

 

那一秒,他真的很痛恨自己的伪。然而,很快的,他得到了他的“善报”。她的声音薄弱,却穿过他的耳膜,撼动他的灵魂。微微颤抖的歌声从手机传来,他能听见破碎的声音,回荡于耳际之间,良久无法散去。那晚,他的身份从大学生转为裁缝师,一针一线穿过那碎了一地的幸福,将之缝好,把破洞都补起来。

 

面试结果出炉了,我成功了!

 

单个灰色勾勾,证明讯息发了出去。他缓缓将手机放下,深吸一口气。他报名参加大型活动的筹备团,上回进行面试后,心像是被揪住一样,不停翻阅脸书,恨不得主办方尽快把面试结果公布。脱颖而出后换来的是牺牲,他必须于活动与学业之间找到平衡,考量自己的生活作息,免得两头不到岸。

 

他真的很讨厌。每次都爱现,分明是我的点子,他硬是把功劳套在身上。

 

那件事情之后,他们俩依然熟络。然而,谣言至那回消失后,再也没有真正回归了。她的手机上网数额有限,鲜少在线,有时他看见单个灰色勾勾,会刻意发了一连串的讯息轰炸,图的是她手机上网那瞬间的小当机。

 

你看看,你那时候不是说很想吃吗?果然没错,这真的很好吃。可是,你就是看得到吃不到!哈哈!

 

他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出个理所当然。常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看不穿,而他人也说不出。他发了那张芒果冰的照片后,看着专属她的单个灰色勾勾。如果转为双蓝勾,她绝对会大骂他一顿。

 

那年大学长假,他第一次到她家。人比花娇,他心里是这么想的。见过她的父母,还有她的大家庭。大家齐聚一堂,于这花园排屋,车子也都停在老远的路边。

 

2017年7月24日已发。

 

2016年7月30日已阅。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

你必须登入或者注册才可以收藏此文章。

前往留言